新冠“神药”瑞德西韦背后,吉利德跌宕起伏30年如何走来?

来源 :AI报道 时间 : 2020-02-13 10:42:52

在美国临床病例治疗过程中发挥奇效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已投入了武汉新冠肺炎治疗的临床试验,这也引发了人们对新冠肺炎特效药尽早研发成功的巨大期盼。

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在研的一款抗病毒药物,已于2月4日运抵国内,直接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目前吉利德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支持对NCP感染者开展两项临床试验,无偿提供研究所需的药物,并宣布扩大药物生产。“虽然尚未确定该药物是否可以安全有效地治疗NCP感染,但考虑到当前情况的紧迫性,我们正在采取多种措施加快生产进度,增加供应。”吉利德方面表示。

吉利德此前在我国并非大众耳熟能详的药企,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吉利德创始人迈克尔·奥丹

 

起步,艰难拓荒

在世界范围内排名靠前的药企大多数称得上“百年老店”,而吉利德却是后起之秀,于1987年在美国加州福斯特市创立。公司原名为 Oligogen Inc,1988年公司改名为Gilead Sciences,取自《圣经》中的药物“植物渗出的芳香脂”(balm of Gilead)。

自创立之初,吉利德就将方向定为专供抗病毒新药,这与创始人迈克尔·奥丹曾感染登革热病毒的经历有关。开发重心则是治疗艾滋病药物和治疗肝病药物。这一定位使得吉利德与默沙东、罗氏、强生等老牌大厂拉开了差距——上述疾病当时还未被药物攻克。

在初创的数年中,吉利德并无自己的产品,仅有为其他药企提供临床医学研究获得的微薄收入,前五年内都没有收入,前八年内未实现盈利。不过,依靠奥丹在创业前从事风投行业期间积累的资源,吉利德连续获得了多笔融资,包括1988年获200万美元风投资金;1989年获1000万美元融资;1991年获4000万美元融资;1992年纳斯达克上市又融得8600万美元;1995年通过股市获9400万美元;1996年再通过股市获得1.6亿美元。

其间,奥丹还曾在1988年力邀巴菲特作为董事或者投资人加入公司,却被巴菲特回绝。巴菲特在信中写道:“对不起,我给贵公司带不来任何特殊的东西,除了我的名声。”

正式获得第一笔营收是在1991年3月,吉利德获得130万美元合作经费。同年,吉利德又与一欧洲大学实验室签下协议,取得一组核苷酸化合物的开发权,正式开始了抗病毒药物研究。然而,至此为止,吉利德仍拿不出一款产品,营收也堪称惨淡。

而迎来转机是在1995年,吉利德第一款新药西多福韦(Vistide)上市。这款药物研发耗资9330万美元,号称与当时市售产品相比具有质的飞跃:市售产品均需由手术插管给药,而西多福韦仅需静脉注射,这将迅速扩大CMN视网膜炎的市场规模。尽管该药物的销售额有限,甚至未能收回研发成本,但这提振了市场对吉利德的信心。

 

“蛇吞象”屡次上演

真正让吉利德规模开始快速扩大的,是数起并购事件。

1999年,吉利德收购了药企NeXstar pharma,作价5.5亿美元,这次并购被市场视为“蛇吞象”。吉利德瞄准的是其旗下的新药,AmBisome和DaunoXome两大脂质体产品。事实证明,这两款药物让吉利德首次实现营收破亿,达1.69亿美元。这也是吉利德的营收来源首次从合作经费变成销售额。

从并购中尝到甜头的吉利德在此之后继续冒险收购,2002年,吉利德以相当于自己过去三年营收总额的价格,即4.64亿美元,收购了艾滋病制药公司Triangle,其旗下药物迅速成为了吉利德的爆款产品。

由于治疗HIV是一个长期过程,吉利德推出了简洁的每日一片组合疗法。这就是突破性的“全方案鸡尾酒疗法”,即多种药物联合使用。在单一用药的情况下,艾滋病病毒极易产生抗药性,加大后续治疗难度。而鸡尾酒疗法明显减少了这一风险,艾滋病逐渐从必死症变成了可以控制的慢性病。

2004年,首个每日一片的二联疗法Truvada(替诺福韦酯/恩曲他滨)问世,这是第一个“半方案”鸡尾酒疗法。2006年,吉利德又推出首个每日一片的三联疗法Atripla(恩曲他滨/依法韦伦/替诺福韦酯),将患者每天要服用的20多粒药物减少为1粒。随后,吉利德又推出数种组合疗法,原本在抗艾药物上当仁不让的老大哥葛兰素史克的市场份额一步步被吉利德蚕食。2017年吉利德的HIV药物总销售额首次超过140亿美元。随着Biktarvy的上市,吉利德在HIV治疗市场的优势有望进一步扩大。目前,吉利德已在艾滋病药物市场上占据了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

另一次豪赌型吞并是在2011年。当时,吉利德已在抗艾滋病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市值超过300亿美元。而吉利德的收购对象Pharmasset仅是一家初创生物药企,只有82名员工,不仅没有产品上市,而且亏损巨大,仅当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就高达9120万美金。因此,吉利德以112亿美元天价(相当于自身市值的三分之一)收购Pharmasset的行为引发了市场巨大的质疑声。

然而,Pharmasset旗下药物索非布韦(Solvadi)的上市证明了这次豪赌的成功。2013年,吉利德将Solvadi推向市场,被誉为当年FDA批准的最重磅药物。在上市第一年内,Sovaldi销售额突破百亿美金,打破了医药界新药上市第一年销售额的历史纪录,并且至今无人打破,也让吉利德收回了收购Pharmasset的成本。吉利德因此一举成为世界10大药企之一。

 

成也丙肝,败也丙肝

如今说起吉利德,业内人士最直观的印象即是“因治疗丙肝药物疗效太好导致疾病被消灭,引起公司营收大幅下滑”,所指的正是上文所述的Sovaldi,以及Harvoni。

在Sovaldi上市前,针对丙肝病毒的药物治愈率仅达50%-80%,主流方法是注射干扰素,它的疗效不确切,还可能导致一系列严重的副作用,比如类似流感的症状、贫血、抑郁。

而被称作“吉一代”的Sovaldi的治愈率逼近100%,一经问世就迅速打败了对手。在其上市一年后,“吉二代”Harvoni横空出世,它不仅见效迅速,而且让病人彻底摆脱了干扰素。

随后,吉利德推出的药物陆续覆盖了所有6种基因型丙肝病毒,更重要的是,这些药物不是控制病情,而是根除丙肝疾病,病愈后无需持续服药。

2015年是吉利德的巅峰一年。凭借着Harvoni和Sovaldi的热销,吉利德成为了全球第四大制药巨头,仅次于诺华、辉瑞和赛诺菲。这意味着,吉利德从白手起家到跻身全球十大药企之列,仅仅用了30年左右。

 

然而,在2015年后,由于丙肝患者被大规模治愈,治疗需求量下降导致了吉利德的业绩开始下滑。2017年,吉利德营收从前一年的304亿美元下降到261亿美元,丙肝产品收入骤减四成,只有91亿美元。2018年,其丙肝药物销售额仅剩37亿美元,为2015年的20%。


吉利德、AbbVie、Merck 三家公司丙肝药物 2013Q4-2019Q1 销售额对比

值得注意的是,“吉一代”Sovaldi和“吉二代”Harvoni价格均十分昂贵,疗程价格分别是8.4 万美元和9.4美元。这导致很多保险公司拒绝支付账单,数百万患者因此失去接受治疗机会。

据悉,之所以作出如此高昂的定价,是由于竞争对手的丙肝药物即将在一年后上市,届时垄断无法持续,因此吉利德才决定在短时间内最大化获取专利收益。这一策略在给吉利德带来了大量收益的同时,也加速了其近年的丙肝药物销售额下滑。

不过如今,瑞德西韦又成为了吉利德的新机会。一旦瑞德西韦在新冠肺炎临床试验中取得可喜效果并上市,势必将提振吉利德业绩。这种“神药”会在未来扭转吉利德的颓势,并给广大患者带来福祉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打赏支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