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增长800亿,特殊时期下的在线教育是昙花一现还是繁荣的起点?

来源 :AI报道 时间 : 2020-02-20 10:42:22

一场疫情阻断了正常的学习流程。在全国各地“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学生、老师纷纷从线下转战线上,通过“云课堂”学习。新东方、学而思等教育机构纷纷上线在线直播课程;松鼠AI、猿辅导、作业帮等主打AI个性化的独角兽企业开放免费课程;各地院校依托阿里、腾讯等服务商的平台陆续推出中小学在线课堂...

随着“宅”的日子越久,在线教育行业越发热闹。然而,这种热闹会持续多久?松鼠AI联合创始人周伟表示,“疫情过后,20%左右的家长会留在线上继续学习,80%的家长仍旧会回到线下。”而在线教育7%的市场份额,会因为这次疫情增加到15-20%。

三倍的加速力量

早在2003年的非典,教育行业就受到了一次重创。

2003年的北京是非典的重灾区。4月中旬,北京市宣布教培机构全部停课,依赖线下课程的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机构纷纷陷入了无法招生的困境,而处于疫情恐慌中的学员和家长争相要求退费,让缺乏现金流的教育机构倒下了一大批,连巨头新东方也是靠着创始人俞敏洪借来的2000万救急资金才惊险度过难关。
与此同时,北京市教委组官方建了以北京教育信息“课堂在线”为主体,以人大附中、101中学、北京育才学校等6所网校为依托的网络学习平台,让学生们在家完成非典期间的学习。

由于当时PC普及率不高、网络带宽较窄的问题,那时的“云课堂”学习情况并不理想。非典疫情结束后,北京市教委的“课堂在线”很快就停止了运营。而业务单一的合办网校们由于商业模式不清晰,效果不明显等本质性问题,网校的市场也慢慢沉寂。

疫情带来的重创让不少教育机构开始思考并探索,除了线下之外的另一条路——线上教育模式的可行性,在线教育的萌芽开始孕育发展。

随着互联网化、信息化的发展,不少教育机构开设了网课,而国家也开始倡导教育信息化。2018年4月13日,教育部就发布了《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明确提出要办好网络教育,积极推进“互联网+教育”发展,加快教育现代化和教育强国建设。通过颠覆性地改变传统的教育模式和方法,将改革开放至今的教育信息化1.0时代重构,最终致力于实现教育的现代化。

在线化渗透率的提升速度,取决于学生家长的接纳程度。近些年来,慕课、翻转课堂、AI教育等模式均是在线教育在市场上的探索,也逐渐有了市场。但由于教育“以人为本”“以交互为主”的特性,在线教育的渗透率速度缓慢,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在线教育在教育行业中的市场份额仅有7%。

“这次疫情对在线教育来说,有三倍的加速力量。”周伟表示,“全国100万家培训中心关闭、学校不得复课导致上亿的学生家长只能选择线上学习或者是等待,这种心理的冲击和意识的改变是前所未有的。”也就是说,所有的学生家长必须选择线上学习,并且体验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通过此契机,在线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用户习惯,提高了用户接受度,同时直接将“教育信息化”推到了另一个高度,打通了在线教育从C端到B端的整个链条。

 

特殊时期下的“风口”

疫情历史重演,不同的是,经过十几年互联网化的发展,现在的信息科技非常成熟,这一次的教育机构迎来了“元年”。

在这个宅着就能为国做贡献的时期,在线学习也成了当前学习教育的唯一选择,集体“线上化”把很多1-3年后才会慢慢尝鲜的用户提前拉了进来,行业以往“获客成本高”“用户需求非刚需”的痛点被打破。
中信建投证券表示,“此次疫情对于在线教育的快速普及起到很大刺激作用,主要地区普及率将从目前的不到20%快速提升到接近百分之百,有助于降低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东方优播CEO朱宇也认为,一场疫情为互联网教育机构节省了近千亿元的推广费。据百度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在线教育的搜索热度环比上涨248%。

在这个特殊时期,在线教育成为了少数的“风口”,在线教育企业纷纷从内容、平台、技术等多个方面全力以赴,在为学生提供学习保障的同时,也在拼抢市场,赢得资本的青睐,企业市值不断升高。根据统计,从年初至2月17日,13家在线教育相关公司的市值已经累计上涨858.49亿元人民币。

“风口”之下,互联网巨头BAT和“局外人”今日头条、抖音、B站、爱奇艺等也纷纷开辟了在家上学的一级入口,意图分一杯羹。新旧交锋下,在线教育的玩家分成了四类:51Talk CFO徐珉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经历这一段时间用户对线上教育的认知和体验,教育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可能发生改变,这是最近在线教育股涨势不错的原因”。但这些外在因素只能让在线教育公司站上一个新的台阶,趋势能否持续下去,还要看最终的成果。“只有真正有实力的机构,才能留住大量的潜在用户、实现增长”。

 


一类是以新东方、好未来为代表的传统教育机构纷纷暂停线下业务,将课程转移到了线上平台,免费开放自己的线上直播系统。作为两家传统教培行业的“老大哥”,新东方、好未来在教育行业深耕多年,教学资源和技术优势都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无论是在免费课程的公益推广上,还是在为学校或教培机构提供在线直播系统上,力度都很大。

一类是以松鼠AI、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主打AI个性化的在线教育独角兽,被列入“学习强国”APP在家上学(中小学课堂)”专题中,无形中给品牌影响力做了背书,推出各种在线直播课。

第三是靠平台占据一定地位的BAT互联网巨头们,开放云技术能力或提供在线教育直播平台,或支持学校通过远程办公软件开展线上直播,向全国各地区中小学校免费提供远程教学服务,可覆盖全国5000万学生;

第四则是以字节跳动、抖音、B站、爱奇艺等为代表的视频平台,通过与诸多教育机构合作上线相关免费课程,平台同时可承载2000万学生在线听课。作为被临时“征用”为在线教育直播的工具,此类玩家的功能和使用体验有待考量。

 

 

从当前的形势来看,这几类玩家中,教培机构的头部效应明显,而几大互联网巨头凭借强大的技术获得更多的流量优势。
周伟认为,很多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进入这个领域,这说明了在线教育领域具有强劲的发展潜力。“整体来看,有巨头进入是好事,大家一起推动整体行业的发展。但这个领域相对来说需要的不是模式的创新,而是需要技术的创新,是需要利用技术对教学内容、教学效率、教学方法和学习效率进行提升。所以,新玩家的加入不仅仅是流量的问题,而是质量的问题。”

 

二次主动选择

周伟告诉AI报道,疫情过后,大部分的家长仍旧会回潮到线下学习。但即使是退回到线下的学生家长,她们已经有了线上的学习经验,在接受线上学习的心态和习惯都会变得更加容易。“有些学生和家长会根据这段时间的教学成果和体验做二次主动选择。”

因此,如何在用户激增的情况下确保自己的教学服务能力确保教学质量,迎接2个月后的客户重新选择,是当前在线教育公司要重点考虑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在这一次免费营销大战中,有多少机构能坚持下去,尚待观察,而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真正考验是,以免费引来的用户,有多少在疫情过后,会变为愿意买单消费在线教育的客户。“值得注意的是,直播录播这种教学模式,学生学习完成率低于5%,教育效果差,作为应急措施是无奈之举,但是绝不是长久之计。”周伟说道。

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学生家长和老师是“被迫”统一“线上”,老师化身为“主播”,不熟悉直播教学模式;突然爆发的海量用户也导致不少平台出现宕机、卡顿等问题,让不少用户对新的学习渠道产生了“不良反应”,学生、老师乃至家长纷纷“叫苦”。

在老师方面,大部分的学校老师都没有试过直播教学和录播课程,不知道如何板书、调动学生的积极性等。有老师表示,无论是腾讯课堂、钉钉还是其他平台,线上授课时老师都无法掌握学生的学习状况,有些学生会假装掉线或关闭摄像头去做其他的事情,不仅无法保证教学质量,甚至有种自己在唱“独角戏”的恶劣体验感。“今天刚上完(线上)课,感觉没人回应很尴尬,但自己还是得讲完……”

而对于学生来说,原本以为可以延长的假期破灭,甚至比往常的课程学业还多,被老师家长安排得明明白白。因此,有不少“愤怒的学生”纷纷组队在应用平台上给钉钉、腾讯课堂等平台打了一星,还让钉钉出现了下载量虽不断攀升却在一些平台被“喷”下架了的状况。

在家长方面,平时学生在学校由老师监督管理,在家上课后,学习管理和监督的压力就转到家长身上。除了需要监督孩子上课之外,有的学校要求孩子们就算在家,晨读、课间操、升国旗等一个都不能落,家长得全天不间断地给孩子拍照、打卡、接龙等,让家长们苦不堪言。

对平台而言,突然爆发的海量用户冲击了平台的服务器,也导致不少平台出现宕机、卡顿等问题。网易有道副总裁罗媛表示,全国2-3亿学生都在家学习,如此大规模的新平台、新形式授课,对平台技术的成熟度的确是很大的挑战。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或多或少都遇到了硬件设备的问题,大家也都在适应中。由此可看出,互联网技术在支持教育的场景中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疫情当前,很多问题暴露出来。各家在产品技术上的投入和储备,关键时刻是个试金石。”

周伟告诉AI报道,这几天松鼠AI的日活达到了77000人,超过了去年暑期的日活最高峰5万多的数值,也创造了松鼠AI的历史记录。“我们在年前就做好了准备,按照注册用户50倍的量扩容了服务器,同时提前安排好用户登陆的时间进行错峰登陆。这段时间我们增长了300%的用户量,就没有出现过一次服务器事故。”
“因此,这次大规模上直播课很有可能让部分家长和学生失去对线上教育的信任。相当于给用户看了软盘而不是固态硬盘。”周伟担忧道,“是否能够提升学习效率是关键,如果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无法让学生家长满意,疫情过后学生和家长会主动去寻找一些教育口碑和效果好的其他产品,所以此次最大的挑战就是产品的口碑。”

“未来的教育市场会成为OMO的模式(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模式),”周伟表示,给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量身定做的教育方案才是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方向,在线教育最终会走向智适应教育模式。据数据显示,以“AI+教育”为基础的智适应教育在美国增长迅速,全球有9千万学生。

互联网化打破了教育行业供给空间分布的束缚,而疫情则打开了教育在线化的天花板。然而,教育要注重的是言传身教。当疫情过后,学生老师回归校园时,当前在线教育平台势必会流逝一些流量,如何趁此机会布局“长线”,在疫情过后留住学生,是在线教育平台需要“冷静思考”的问题。

教育行业终究是一个相对分散的市场,同时也是一个更看重内容和服务质量的市场。特殊时期的爆发是昙花一现还是繁荣的起点,还是要取决于在线教育企业是否能够提供真正的好内容、好服务。

顶部